悦子

神说:要有光。
就有了光。

《王子与贫儿》 英译中 Chapter 2

第二章

Tom:余忆童稚时

让我们来对Tom早年的生活做个概览。

那时的伦敦,是一座拥有一千五百年历史的伟大城市。城内居住着十万居民,不过也有些人认为是二十万。街道拥挤狭窄,九曲回环,垃圾遍地,尤其是Tom住的那一块——那儿离伦敦桥并不太远。那里的房子全由木头建造而成,二楼叠在一楼上,三楼建在二楼上。房子越建越高,却也越造越宽。这些横七歪八的房子都是用十字形的横梁作为骨架,横梁之间填上坚实的材料,外面再抹上一层灰泥,就算大功告成了。这些房梁或是被涂成红色,或是蓝色、黑色,全凭房主口味而定,不过这倒让这些房子看起来还蛮有些味道。窗户都很小,窗玻璃上嵌上了不少宝石形的小窗格。窗户都安着合叶,向外打开,像是小小的门。

Tom父亲所住的房子在一个称为“垃圾大院”的脏弄堂里,就在“布丁胡同”外。这里狭小、破旧,房子摇摇欲坠,住满了一户户可怜而贫穷的家庭。Tom的家人在三楼租住了一个房间。墙角放着的那张床是Tom的父母专有的睡处,而Tom,他奶奶,以及她两个姐姐,Bet与Nan,倒没有睡处的限制,整个屋子的地板随他们挑,或者他们爱睡哪儿就睡哪儿。尚有几缕毛毯、几捆肮脏的稻草供他们使用。不过这些稻草恐怕不能称之为床,它们从未被整理过:清早睡醒,就将其踢作一团,晚上要用就从里头抽出几把垫上就是。

Bet与Nan是一对双胞胎姐妹,年方十五。她们生来一副善良心肠,只是不够整洁,穿着一身破布,要命的就是太过纯真无知。她们的母亲和这俩孩子一模一样。但是父亲与奶奶却是一对十足的恶魔。他们随时可以喝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然后他们就随便和他们路上碰见的人掐架打骂;他们要不在愤愤而恶毒地诅咒,要不郑重其事地对天发誓;他们俩一会儿迷醉,一会儿清醒;John Canty是个小偷,而他妈妈就是个要饭的。他们成功地让孩子们变成了乞丐,却并没有成功地将其变为扒手。

在这肮脏的,糟糕透顶的,住满了下贱贫民的房子里,有一位领着微薄养老金的善良神父,说起来,他时不时地伴在孩子们身旁,偷偷地告诉他们人生正途。Andrew神父也给Tom教过一点拉丁语和读写基础;他也试着教过那两个女孩子但是她们反倒害怕朋友们知道了后会被嘲笑和讥讽。这些朋友可不希望她们会些写字念书这类古怪的技能。

整个垃圾大院不过是跟Tom家别无二致的乱糟糟蜂房一个。酗酒、斗殴、吵闹,彻夜如此、夜夜如此,不过家常便饭。头破血流与饥肠辘辘一样平常。不过小Tom对此并没有什么不乐意的。他在这里生活困苦,然而他并没有觉察到。垃圾大院哪个男孩子不是这样子长大的呢?所以这一切在Tom看来普普通通、理当如此,甚至惬意得很。晚上,当他两手空空回到家时,他知道自己免不了父亲的斥骂和爆揍,待他父亲收拾完毕,他奶奶便会变本加厉地再来上一番斥骂和一顿爆揍。到了深夜,仍在忍饥受饿的母亲偷偷溜到Tom身旁,将她节省下的那点食物送到Tom嘴里,这些食物是她受了多少痛打和羞辱才节省下的啊。尽管这种在她丈夫看来全然是背叛的行为一旦被发现,她又得被严厉地打骂。

不,Tom的生活实际上还算一帆风顺,尤其是在夏天。他上街乞讨求得的那点食物和小钱只够管他一人。禁止乞讨的法律极为严苛,一经发现,处罚严厉。所以他就把不少时间都拿来听老神父那引人入胜的古老传说了,这些传说遍历古今,讲到了巨人与仙女、矮人与精灵、被施了魔法的城堡,以及光荣的国王与王子。Tom的脑袋里满满的全是这些奇妙而伟大的传说故事。多少个夜晚,他躺在又薄又磕人的稻草上,又累又饿,遍身是遭痛打之后的疼痛感,然而他却仅凭想象,在那奇幻的想象里他是巍峨王宫中百般受宠的尊贵王子,就使自己忘了什么疼痛、什么饥饿。一个渴望开始日夜纠缠着他,叫他越来越难以摆脱:他一定要亲眼看看真正的王子是什么样子!有一次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垃圾大院里的同伴们,不过那些同伴是如此冷酷地扑灭了他的梦想,他们讥讽他、嘲笑他。从此,Tom就把这个梦想埋在心底里,再不与别人说了。

他经常阅读神父的那些旧书籍,还不时让他解释,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一天又一天,他的梦想和阅读渐渐改变了他。他所梦之人都如此完美以至于他开始对自己破烂的着装和身上的脏垢感到悲痛,他是如此希望自己也是干干净净,衣着光鲜啊。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在泥地里玩耍,乐在其中;但是,他不再只是为了得到些许乐趣,而是因此他还可以洗个清爽的澡,身子就能干干净净。

Tom总能在齐普赛街的五月柱或是闹腾的集市里发现不少有趣的事。不时地,他还能和全伦敦人一起观看军队带着罪犯游街直至押解到伦敦塔,这些罪犯既有从陆上,也有从海上押运而来的。某个夏日,他看到可怜的Anne Askew和另外三个男子被绑在史密斯田场的刑柱上活活烧死,一个主教絮絮叨叨地向着众人布道,然而这并没有引起Tom的多大兴趣。没错,Tom的生活整体上来讲,还是很丰富很快乐的。

渐渐地渐渐地,Tom关于王子生活的那些阅读和臆想对于小小的他形成了巨大的影响,以至于,他现在开始无意识地模仿其王子了。他说话和做事的样子变得极为讲究礼节,他谦和待人却又威严凛凛,这让他的那些小伙伴们感到由衷的钦佩,他们觉得这样子有意思极了。不过现在,Tom在那群孩子中的影响力开始一天天扩大,孩子们越来越觉得他是个了不起的人物,Tom为他们所敬仰,在这敬仰之情中,有一缕疑惑、一丝敬畏。看哪,Tom知道的如此之多!他会做,会说如此多奇妙的事情!他还如此深沉而智慧!Tom的言行一一被孩子们记在脑中,回家后便分享给长辈听;这些长辈也开始谈论起Tom,他们一致认为这是个充满天赋超凡绝伦的人物。年长的人甚至会把自己的困惑讲给Tom听以求解决方法,而他们又总是会惊讶于这个孩子做出的决定中饱含的机灵与智慧。事实上,对于所有认识Tom的人而言,Tom已然成为了一个英才,除了Tom的家人——只有他们,认为Tom一无是处。

一阵子过后,Tom私下组建了自己的皇室!他就是王子,他那些要好的伙伴,有的成为了守卫、侍从、骑兵,还有人被封王侯将相。每天,这个伪王子会进行完备的礼仪活动,那些都是Tom从书上看来的;每天,这个小小王国的重大事务都会在王室委员会上谨慎讨论;每天,他下达命令给那些想象中的陆军、海军、总督。

在这些事情完成后,他会穿着他的破布烂衣走上大街,乞讨一小会儿,之后吃着乞求而来的一点点面包皮,接着回到家例行惯例一般被揍或被骂上一顿。然后,他铺平那一小把肮脏的稻草,安睡在地上,重整思绪,继续他的美梦。

一天又一天,一周又一周,他想要亲眼看到王子的渴望变得越来越强烈,最后,这个渴望再抑制不住,别的愿望在它面前都不过是蝼蚁而已,这个渴望已然成为了他生活的牢牢重心。

一月的一天,在他普普通通的乞讨时间,他一路郁闷地赤脚前行,寒冷包裹了他周身,眼下正是苦不堪言。这时他走到了一家饭馆窗户旁,满眼期待地向内张望着。他瞅见了摆在台面上的猪肉派和其他佳肴,对他而言这就是人间最美味的食物了,他贪婪地吮吸着这气味,哦,他从来没有那么幸运,他一次也没吃过。天空中飘下一丝冷雨,天气昏暗不明,真是个令人忧伤的日子。晚上,Tom回到家,满身潮湿,又累又倦,但他的父亲和奶奶可不会注意到他这凄苦的模样,所以,依照惯例揍了他一顿,然后把他踢到“床”边。漫漫长夜,持续的疼痛、饥饿、喧闹弄得他完全睡不着。但最终,思绪游走到一个遥远而浪漫的土地上,他在巨大的宫殿中与年轻王子睡在了一起,王子穿的衣服镶金带银、华贵耀眼。侍从守在一边,做好了随时快马加鞭执行王子命令的准备。之后,像往常一样,他梦见自己成为了王子。

一整个夜晚,皇家宫殿的辉煌闪耀在他眼前;他穿行在王公贵族之间,金光闪闪,鼻息里全是香水味儿,在美妙的音乐声中饮酒,众人皆为他让开道路,他或是一笑,或是一点头,回应众人充满敬意的景仰。

当他在清晨醒来,环顾四周,不禁怅然若失,周遭一片狼藉,与梦中天壤之别。那梦的作用愈发明显了——它让眼前这一切加剧暗淡!接着,Tom的内心便满是辛酸、心碎,Tom泪流满面。


评论
热度(4)

© 悦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