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子

神说:要有光。
就有了光。

实验


雨水渐丰,天气渐暖,森林里空气清新,好不容易挨到一个晴日。小羊和小狼走出他们的小木屋,他们这是要去外头找些柴木,找些食物。
他们一路嬉笑打闹。他们一贯嬉笑打闹。
小羊和小狼最喜欢玩"你跑我追"的游戏。小羊打心底里觉得被小狼追逐可刺激了,小狼也打心底里觉得追逐小羊可有趣了:追到小羊,然后把他摁到身下,用牙齿在小羊的喉管处轻轻摩挲,或是用舌头来回舔舐,这都叫他兴奋得不行。而每当小狼重重的压在自己身上时,小羊嗅闻着小狼身体释放出的昏热气息与粘稠汗味,内心总有一种迷醉的欢愉与不安的悸动,他觉得就属这足够刺激。
路上,他们遇见了老象。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家伙。
老象看到他们在一起欢乐地玩耍,心里禁不住迟疑。她拦下了这俩孩子,脸上挂着慈善的微笑:"孩子们,你们好啊!你们从哪儿来的啊?"
小狼抢先发言:"家里!"
"哦,家里来的啊。"老象点头,"那你们家在哪儿呢?"
小狼又抢先发言:"那儿!"他举爪一指,指的倒还真是小木屋的所在。
不过,在老象看来,就糊涂得很了:"哦,那儿啊。我知道了,你可真是个好孩子。你,跟这只小羊是朋友?"
老象的眼睛转向一旁一直默不吭声的小羊(不知是不是没机会吭声)。
"是啊。我们从小就住在一起,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是吧小羊?"小狼凑到小羊身边,把胳膊驾到小羊肩膀上。
小羊笑着回应说:"是的,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嗯,好朋友,都是乖孩子。"老象点头。"那要永远做好朋友呐。"
"嗯!"小羊和小狼看着对方,齐声点头答应。


老羊发誓要找到小羊,这誓发在三年前。这三年,他跑遍了东南西北四大森林,问过无数路人,却是一点小羊的踪迹都未寻到。现今只好回到中部森林,做最后一点儿努力了。他灰心了,泄气了。
他在做这最后的努力时,已然是机械的、麻木的。他甚至希望孩子就这样子没有找到好了,如此一来,他就能给自己一个交代,就能给自己的亡妻一个交代。他向路人机械地露出笑容,机械地比划着孩子的模样(他的小羊前腿长的是白毛,后腿是黑毛,特点显著),机械地点头,然后摇头,然后晃晃手说一声再见。
"喂喂喂,你再什么见啊你?!"老象朝着老羊的后背喊道,"我见过这孩子啊!"
老羊怔在了原地。


与老象的整番对话是老羊这辈子经历过的最跌宕起伏的事儿。
"我见过你家孩子,就前几天的事哦。"
——"啊?!真的吗?!"
"真的,怎么会假?他还给我指了他家住哪儿呢。"
——"啊!那可真是太好了!他住在哪儿?"
"不过,额,我记性不太好,他到底指着哪儿,我也给弄糊涂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什么?!"
"孩子生的挺俊,看上去过得还是不错的,不用太担心。"
——"那就好,那就好。那倒也不用太担心了。"
"他还有个小伙伴,俩人处得也很好哦。"
——"还有朋友?不赖啊,不愧是我的孩子。"
"是只狼。"
——"你说什么?!"


雨夜。
狼群仿佛隐没于黑暗中的潮水,一圈圈,悄无声息地由丛林边缘漫溢而上。
他们嗅到了猎物的气息。
并且,他们饿极了。
老羊的妻子正在痛苦地分娩。老羊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当小羊刚刚从母亲身体里脱出时,一道黑影猛地跳出,在这昏暗的雨夜,这道黑影仿佛一道急厉的黑色闪电。
"是狼!"
惊呼声刚刚响起,就绝断在雨声中,黑狼已经咬开了老羊妻子的喉管。
逃!只有逃!只能逃!
老羊一口叼住小羊!脐带被狂乱地扯紧、扯断!
不知奔袭了多久多远,老羊终于累瘫。他不知道狼还是否在他身后追击,他只知道天光早已大开,他跑穿了黎明前的暗夜。终于,老羊倒在了丛林里。
他紧咬着的嘴口也自然地松开了。
醒来时,小羊,不见了。


百般催促下,老象迫不得已指给了老羊一个方向:"大概就是那个方向吧。我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我忘了,我忘了!啊呀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是真是假了嘛?!真是的。"老象嘟嘟囔囔走回屋里,关上了门。她本来是打算好好晒个太阳的。
老羊只好朝着老象所指的方向寻去,不多久,一个小木屋出现在他眼前。出现在他眼前的,还有一只小羊。这只小羊前腿是白毛,后腿是黑毛,腹侧有几丝经年的咬印——那是老羊当年奔逃时咬出的印痕。但是老羊根本来不及"喜极而泣","欢呼雀跃",或是"将孩子抱在怀里嚎啕不止"。他一个上前,推撞着小羊进了木屋旁的树林里。小羊倒也没有惊呼,一方面是小狼也经常这么做,另一方面,不知为何,他感觉眼前这只老羊身上有股亲切的气息。这气息迷得他想重新变成一个宝宝,蜷缩着安静地躺在树叶围成的襁褓里。而这只老羊的眼神里又写满了关切与,爱?小羊不知如何形容,但他内心激荡起了不少新鲜的情感,这情感在他已有的生命里似乎从来不曾存在过。
老羊拉着小羊坐下,谈起了往事。


"小羊,离开那只狼吧!他是我们的天敌!"
老羊几乎要叫着跳起来了。没错,小羊明白了老羊是他的父亲,但他不明白小狼为什么是敌人。
"不,爸爸。他是我唯一的,也是最好的朋友啊!"
"小羊,爸爸可以带你回羊村啊,在那里你会交到很多很多更好的朋友的。我们那里有机智聪明的喜羊羊,有美丽善良的美羊羊,有好吃懒做但可爱极了的懒羊羊,还有很多!"
"爸爸——"
"小羊~小羊~"小狼久久不见小羊回屋,出门找起小羊来了。
"爸爸,你跟我一起去见小狼好不好?他很好的!"小羊拉着老羊想往树林外走。
老羊隔着密林看了看远处的小狼,对小羊说:"爸爸有点事,要先去处理一下。明天爸爸就来接你回羊村,好吗?"
"好啊好啊。那,会带上小狼吗?"
"会的。"老羊微笑着说。
"为了给小狼一个惊喜,我们先不要把爸爸来过的事告诉小狼好不好?"
"好的!"


这是个晴朗的夜晚,天空中圆月朗朗,众星纷纭。
小狼又趁着小羊熟睡之际溜出了屋,来到了一座小山的山顶。圆月在他的头顶高悬。那来自远古的强大召唤引得他嗓子发痒。他势必要将这召唤宣泄出来。他昂着头,试了试音准,然后便高声嚎叫起来。
他的嗓子舒服多了,不过,现在他的牙齿开始发痒了。
"你想战斗吗?"一个苍老雄浑的声音在小狼身后响起。


老羊是小羊的老爸。老狼不是小狼的老爸。老狼只是一只狼,一只年迈的狼。
老狼是个孤儿,不过正是在他的带领下,狼族渐渐雄起。某一天,在一股奇诡的力量面前,庞大勇猛的狼族败得溃不成军。族群四散、狼心四散,老狼只好一人漂泊四海,盼望着有生之年能够再一次见证狼族的雄起。这就是老狼的往事,一个英雄的往事。
这个深夜,他独步于旧日狼族占据的密林之间,忽闻得狼嚎之声,这狼嚎声稚嫩而蛮横,带着一股生来的执拗和霸气。月圆之夜,老狼早已无心去嚎叫了,旧日的荣光与三年多来的颠沛流离叫这匹狼迷失了,他再也不明白自己去应和那远古的召唤还有什么意义。然而,听得的这一声嚎叫,仿佛一支锋利的箭矢洞穿了他内心的一切坚强与脆弱、迷茫与恍惚,这支利箭简简单单又利落干脆地回答了三年来萦绕于老狼心头的疑问:"我为什么而战斗?"
不,没有为什么!我们生而为战!


"是时候卷土重来了!"老狼讲完狼族的昔日荣光,眼中满是泪水,眼中满满地闪着光芒,"我们启程吧!"
"启程?现在吗?"小狼突然犹豫了。
老狼一眼就洞悉了眼前这只小狼的内心,他见惯了那些心中有所牵挂的狼在战斗前夜犹犹豫豫的笨蛋模样:"男人的心里装的,应是天下!"
天下?!这个词在小狼的心中炸开了,仿佛一连串急剧的化学反应,他的血液被点燃了。
他的眼前闪过他与小羊玩"你跑我追"游戏的情景。那真像个笨蛋,他看着那些画面里的自己,禁不住这样想。他同时回忆起来的,还有他每一次在小羊喉管处摩挲时的兴奋感,现在他无比确信,他只是想要咬下去,狠狠地咬下去!啊,他早就厌恶起了这个无能的可爱的小伙伴!是的,我讨厌他那副惹人怜爱的懦弱模样,简直一无是处,小狼这样想。
老狼看着小狼的眼神,看着小狼的表情,他满意地微笑起来。


"老董,我实在不明白这样子荒唐的实验,你竟然坚持干了三年!你可别忽悠我,就凭你嘴上说的那些观察结果并不能得出什么实质性的结论。就算我信你所说的那些,但那也只是行为表现,是深层次的动物思维造成的结果,不弄懂那些思维,光看这些结果有什么用处啊?!唉,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不同物种之间雌雄交配本来就是极为困难的事情,大多都需要人工诱导。你倒好,直接来研究个什么不同物种之间的同性恋,还他妈是在自然状态下!我跟你讲白了,你喊我帮忙也是白搭,我是不会花太多时间在这种无聊的实验上的。"
"你他妈能不能闭嘴?!我在开车!"
"好好好,我闭嘴我闭嘴。你开慢点行不行?待会儿事情一弄完,赶紧把我安安全全送回去。其实这个安全问题我倒是不太担心啊,听说,你他丫的为了营造良好的实验环境,三年前直接把方圆百公里以内的狼全灭了?真的假的啊?"
"你他妈——"老董实在忍不住气,回头紧盯着坐在后座的老陈,正准备大骂他一场。
只听得一声闷响,车子颤抖了两下。
老董停下车。
车子撞上了一只上了年纪的羊,血没流多少。
"这只羊,多半是死咯!"老陈不无讥讽地朝老董说到,"叫你开慢点开慢点的。"
"还不是你啰嗦得起劲!还是得把这只羊的尸体处理一下啊,到底是一条命。"
"真是麻烦。"

十一
"我饿了。"小狼对老狼说。
咕噜咕噜——
这是老狼的肚子在叫。
小狼与老狼都饿了。
"嘘——"老狼突然一脸严肃,但在那抹严肃背后,掩藏着一丝快慰的笑意。
他想给小狼上一堂课。
一堂实践教学课程。
丛林里并非一片寂静。
是的,他听到了两个人类的交谈声、脚步声、呼吸声。那是稍显急促的呼吸声,可能是在干些什么重体力活。
"听到了吗?"
"听到了。"
"闻到了吗?"
"嗯?什么?"
"血的味道。"
只见老狼一个前冲,就化成一个忽闪的影子。
小狼看到了,看得清清楚楚,两个直立行走的动物(他似乎见过)被老狼挨个扑倒,撕成碎片。
小狼冲上前,这时,他才发现,老狼也在流血。
"这是人类,他们手里有枪。啊,混蛋,我没料到!"
小狼把这些话刻在了脑子里。

十二
日子平凡而漫长。
所有的人,所有的关系都敌不过时间的侵袭。
小羊变成了老羊,他再也没有见到自己的父亲,所以他最终觉得那就是个骗子而已,至于他为什么突然走了,他自己给出的答案是:那应该是他怕小狼。小羊也再没有见到小狼,想起小狼——哦,时间这个家伙——他想不起什么小狼了。
老狼中弹数日后还是死了。死之前,他跟小狼叙述了他的一生。老狼离开时很安详。
小狼变成了老狼,他成为了一个正在成长的狼群的头领,众人敬仰。
在一次捕食中,他们杀死了一只老羊。

评论
热度(5)

© 悦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