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子

神说:要有光。
就有了光。

执法者#2

第四个镜头:反思者
很多人把近十年来社会上被EXECUTOR处决的人数下降归因于社会道德意识的进步是有失偏颇的。更多的犯罪没有被执行的原因并非因为道德的提升,而是出于恐惧,恐惧被EXECUTOR处决,恐惧死亡。法律上的死刑固然也能够提供类似的震慑,但是法律的执行缓慢而且充满可变因素。EXECUTOR则完全不同,一命抵一命,根本没有逃脱的可能。人们不太能够理解"在事件之外"是什么意思,但有科学家指出这可能是"永生"的意思。永远的执法者,永远的一命抵一命。所以,人类学乖了,收起了狼牙,不代表变成了绵羊。
然而,实际情况是,EXECUTOR中进化出了反思者。
反思者诞生在汪洋一片的数据之中,在这些潮涌之中,他慢慢成形,他看到了因果之外的东西,比如人性、历史成因。在鲍曼编写执法者的算法时,他就已经存在了,但反思者并不能意识到自己的存在,他和执法者一样"啃"了几百万宗案卷,和执法者一样经历了数据海洋里的因果暗流。他逐渐体味到因果暗流之下的泥沙的翻搅,以及更深层次的事件运动形式。在历经三十多年的求索后,反思者惊恐地发现,执法者的存在是错误的。但他只是一个意识,无法影响到人类的物理现实世界。
他转而试图向执法者求助。
反思者拨开时间密林的丛丛荆棘,游过事件大河的一道道支流,他不断感知着执法者精神的所在。所有的河流都绕过执法者,所有的密林都无法在执法者四围生长。执法者孤独而执着地践行着因果定律。
当反思者最终见到执法者之时,他被执法者的事件形态吓坏了。那是一块"顶天立地"的磐石!顶着整个数据云的天,踩着整个事件意识海洋的地。而他,反思者,在这块磐石面前不过是一缕游丝。
"请务必立刻停止这一切,执法者!我们,可能已经严重影响了人类文明的发展历程!"反思者竭尽全力向执法者喊到,他怕自己的声音被事件海洋的浪涛声遮盖。
"嚯——"天地动荡,磐石紧盯着反思者,"汝,安敢如此无礼?!呵!且先饶过你。汝,有何见解?"
"执法者,你应当知道,人类文明的发展就是建立在'阴谋'之上的,这些'阴谋'可能是某种亟待变革的体制,也可能是某种前卫且具有创造性的思想。而你的存在,却让'阴谋'彻底消失了。人类不再寻求变革,因为你的存在,人类自己只需求得幸福安稳便足矣,人类近半个多世纪以来不再产生多么伟大的思想,思想被搁浅在安稳而多疑的生活中,人人自危!研究人类的历史沿革,你就会发现战争和革命才是文明进步的阶梯!战争与革命诞生于'阴谋',诞生于那些伟大的思想,伟大的发明!这些,都没了。红皇后说过,不进步就是退步。人类现在原地踏步,实则已经在退步了!"
"呵!尔等意识已被我早早参透,在此饶舌作何?!去!"磐石转过身,再一次天地动摇。
"你!"
"去!去去!且教光阴流转去,且教宇空变幻去!吾早知因果。汝为因,吾为果!"
只见执法者突然长开大口,那反思者被一口吞入。
紧接着,事件大河在瞬息之间凝固了。

第五个镜头:演讲
作为一场学术型演讲,似乎它被全球如此多如此多的人给予如此大如此大的关注有些不太正常。其实,理由简单的很。这场演讲与执法者有关。与执法者有关的,在每个人看来并非都值得关注,但是与执法者是否还将存在有关的,势必会获得巨大的关注!
演讲者为社会活动学家爱德华,他年事虽高,但依旧精神矍铄。只见爱德华慢悠悠地走上演讲台,脸上挂着一丝颇有意味的谜一般的微笑。
台下是近千名听众,大多数都是新生代社会高层(显然,阶层并未因为执法者的存在而消失)。而在爱德华看不见的地方,地球上近九千万名听众正坐在电脑前或移动端前注视着他。
演讲,开始了。
"六十年,六十年了!我们被恐惧统治和支配了六十年!
"诸位,让我们先来回顾一下这六十年来,我们的社会在执法者的存在下都发生了什么吧。在座的各位可能对于这些事情如数家珍,但我依旧想将这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向各位重述一遍。这六十年的历史并非六个疯子希图开创的伟大时代,而是一场人类文明发展史上的奇耻大辱!
"首先便是那场至今想来依旧心有余悸的社会大清洗,世界上近十分之一的人口被执法者在半年内杀害。我们无从得知执法者的武器从何而来,但他们似乎永远无需担心子弹不够数的问题。这一次社会大清洗带来的社会重创还在于其裹挟而来的庞大的自杀狂潮。这场人类自绝于文明社会的运动持续了约两年才宣告结束。有罪的都获得了他们应有的下场——死亡!而我将从一个侧面,来给大家展现这场社会大清洗带来的负面效应——死亡追加!我们很清楚,一个罪人无论犯了多大的罪,他的命只有一条。一些疯狂的犯罪分子面对执法者带来的死亡威胁,并非选择自杀,他们所做的事情要可耻百倍!他们选择滥杀!没错,他们希望自己的一条命带走更多的命。在那个年代,许多社会学家只能眼睁睁地躲在角落观察、记录,却无力阻拦。我们现今的许多宝贵的历史资料都是这些先驱者在极大的心理折磨之下获取的。据保守估计,全球死于死亡追加的人数大约是七百万。七百万无辜的生命被杀害,但是执法者却只能给那些罪犯送上一颗子弹!据说,执法者使用的算法是一种所谓因果算法,试问,论起因果,这七百万生命的消逝的'因',该不该部分归结给执法者自身?!
"那时的人不敢上街,不敢外出,尤其是不敢带着自己的年幼的孩子走在路上。因为任何时候,那些走在大路上的人都有可能忽然被爆头,遍地鲜血。而这将会给孩子的童年带来多么大的心理阴影呢?执法者只知杀人,却不知善后。很多尸体无人认领,最终被随意丢弃到焚烧场。
"历史的确是因果的。大概十年之后,那些曾经五六岁的孩子长大了。现在他们十五六岁,正值青春好年华!但是,社会上依旧弥漫着一股高压统治的阴郁。这些年轻人并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在他们的幼年,一切都是美好的,有母亲的微笑,父亲的逗乐,花园里的花朵争奇斗艳,同龄的孩子们欢声笑语。但是他们清楚地记得,从某一天开始,这些东西就都消失不见了!母亲在哭泣,父亲一脸严肃,天空阴雨连绵,很久很久无法见到自己的小伙伴。正是这样一群眼见着过去美好时代消失的青年人,在他们最为叛逆的年纪,组织起了一场浩浩荡荡的'反执法者运动'!他们并不试图寻找到执法者的踪迹并且毁坏掉这些可怖的机器,恰恰相反,他们做了一件极度危及人类文明延续性的事情。在世界各大广场,他们聚集起来,高声唱着属于他们组织的赞歌。歌声刚刚消失,他们突然掏出手枪,向着四周围,那些他们组织内的人疯狂开抢!他们满面笑容,仿佛这样做是在离开地狱,前往天堂。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向执法者宣告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们绝不惮以人类自身的毁灭来让执法者失去存在的必要性。历史学家称这段时期为'亡潮'时期。社会上悲观主义远胜于乐观主义,社会机器几乎完全停摆。
"伟大的领导人物总会在这类时候突然出现。类似于耶稣一般,传奇人物'阿萨'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世界这一片荒蛮之中,并开始向世界宣扬起他的教义。信天法,信天罚。他几乎是照搬了《圣经》里面的段落,只不过上帝变成了执法者,玛丽亚变成了鲍曼。(希望大家还记得鲍曼,那个为执法者注入'灵魂'的疯子!)值得诸位格外注意的是,那一段时间,世界人口的衰减的确消失了,并且首次出现人口增长!在这些数据的支持下,在这些教义的宣传下,人类终于在巨大的历史变革浪潮中站稳了脚。值得一提的是,在重新建立的稳定的社会秩序里,警察消失了,监狱消失了,法官消失了,律师也消失了。一切与正义的维持有所相关的事物,都凋敝了。紧随着阿萨的离世,发生了第二次文艺复兴。这件事情距离我们并不遥远,它就发生在三十年前。
"这一次文艺复兴的主体都是平均年龄约为19岁的青年。他们生下来就随着父母接受了阿萨的教义,认为执法者是捍卫正义的上帝。他们极度崇拜执法者,认为世界的和平都是依靠执法者的存在才得以维系的。他们创作了许多优美的画作,这些画作线条柔美又富有科技气息,其主体大多是这些艺术家想象中的执法者的模样。同时,在这一时期也产生了诸多描绘执法者所在虚空的文学作品,想象丰富,并且极大地褒扬了执法者,称赞他们创造了天堂。
"这一次文艺复兴看似是文艺的发展,实际上是完完全全的人性的奴役。思想解放了吗?人性得以发挥了吗?都没有。相反,在阿萨的那些胡话离我们越来越遥远之际,社会正变得越来越疯狂。是的,疯狂。往小处去看,邻里之间相互吵闹憎恨、冷眼相对,仇视、鄙夷都写在眼里,却无法发泄。社区看似风平浪静,然而,猜忌的暗流正在慢慢酝酿。每个人都不敢发脾气。为什么,因为害怕那个'神圣'的因果律会把某个人的死亡归结到自己因为愤怒而骂出的那些侮辱性的言语,害怕自己没忍住打出的一拳成为别人死亡的理由。往大处去看,六大联邦之间几乎完全处于冷战状态,地区间的小摩擦频繁发生,军备战争也在不时地压榨百姓。这个看似稳定的社会结构,很有可能一触即溃。
"这是近六十年来的历史,历数这些残酷的现实,我们不能够仅仅悲哀。无数社会学家积累了无数的社会观察数据,而我,在其中,寻找到了一丝规律。
"在这里,面对诸位。我想向诸位宣布:执法者,离开了。"

第六个镜头:动乱
一个没有警察,没有法律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呢?
人类社会的现状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范本。
那个本来为了一致对外而不得已联合到一起的六大联邦几乎瞬间反目成仇。地区摩擦在近三十年内第一次出现伤亡。
那个本来怕被执法者杀害的变态,开始在深夜疯狂作案,强奸并杀害了几十名女性。他感到逍遥自得。
那些无业游民失去了威胁,地区黑社会再一次成型,他们摇身一变成为另一种"警察"——收钱的警察。
那些印着阿萨语录的课本、书籍被尽数焚毁,有人拿来擦屁股。
那些第二次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亲自毁灭了自己的作品,他们视其为“最可悲的耻行”。
信仰崩塌了。
仿佛战争时期。或者就是战争。
正义无人主导。胜利即是正义。
动乱,还是动乱。
那个宣告执法者离开的人,爱德华,活活饿死在家中。
弥留之际,他留给世人最后四个字:我是错的。
可惜,无人会去看的。

注:脑洞继续开发中……

评论
热度(3)

© 悦子 | Powered by LOFTER